嗜睡症

快乐是第一生产力

【家三】长大之前 1.(现代paro,年龄操作)

不想补作业……_(:_」∠)_

在1之前还有0

其实我真的还想再写长一点……可惜懒癌犯了(。・ω・。)ノ♡



在和秀吉告别之后,家康锁上家里的防盗门,回头就看见某小孩怔怔地看着秀吉离开的方向,扁着嘴,好像随时都要哭出来一样的表情。


……有点不妙。


说真的,家康和这个年龄的小孩最多只深入到送人家糖吃的地步。真正的相处虽然在三成被送来之前在脑内演示过无数遍,但是对着小孩鼓起的包子脸和在眼眶打转的金豆豆,还是不知所措。


他半蹲着俯下身,努力想和面对着他的小孩对视:“那个……三成君?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吧?”


小孩还是低着头,眼睛一转一转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小声嘟囔着什么。


“……什么?”


小孩突然抬头直视他,白皙的脸蛋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委屈而憋的通红:“都是你的错!不是你答应,我也不会开秀吉大人的身边……”


啊。


金豆豆,掉下来了。


在沉浸在“让八岁的小孩哭了”的沉重罪恶感中的同时,家康震惊地认识到了三成对秀吉不同寻常的称呼。


秀吉对着孩子的教育到底是怎样的啊……家康绝望地想着。


于是,在第一天,家康就发现,自己被讨厌了。


第二天早上,家康顶着因为刷了一个晚上各种“应该如何与八岁小孩相处”的贴子而浓厚的熊猫眼与三成哭得肿成单眼皮的眼睛对视的时候,罪恶感只增不减。


……这孩子怎么那么懂事连个让我叫他起床的机会都不给。


他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招呼三成来吃早饭。


三成绷着脸“哼”了一声,却还是乖乖坐到餐桌前开始吃自己的那份煎蛋土司。


之后,两个人都静默地吃着早饭,没有任何交流,只有咀嚼的声音与窗外清晨清脆的鸟鸣,气氛尴尬到极点。


所以说,这种中年母亲与叛逆期儿子的相处方式到底是怎么回事。


家康觉得自己眼泪要落下来了,味如嚼蜡地吃完自己的那份早饭之后,抬头看三成,惊讶地发现小孩嘴边留着一圈牛奶小口啃着土司的样子乖巧可爱到不行。


瞬间心情明媚得有如窗外鸟鸣的家康看着三成吃完早饭,嘴边还留着那圈牛奶。他抽了张餐巾纸递给三成,示意他擦擦嘴,随后提出昨天因为过于失落而忘记说的事:“我送你去学校吧,三成君。”


三成在家康略带遗憾的目光下擦干净了嘴唇边那一圈牛奶,随即抬起头倔强地与他对视:“不用。我自己认得路。”


“但是这是秀吉拜托我的,三成君也不希望秀吉担心吧。”


三成皱起眉,用严肃地不像一个小孩子的表情嘟囔着类似“既然是秀吉大人的话就没办法了”的话,然后不情不愿地轻声说了句“麻烦了”。


家康笑得爽朗,摸着一脸不情愿的小孩的头回答:“不客气。”


感觉好像get了三成的一个软肋,家康在心里如次记上一笔。


“那我放学会来接你的,乖乖在学校等着我哦,三成君。”


家康把书包递给三成,弯下腰来嘱咐他,在听到小孩明显不积极的一句“知道了”之后,满意地点点头,和小孩告别,“那我去上班了,下午见,三成君。”


小孩轻轻点了下头,在家康转身走过五六米的时候,隐约听到小孩微不可闻的一句“再见”。


评论
热度 ( 15 )

© 嗜睡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