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睡症

快乐是第一生产力

【SO】酒酿面包

不足1k的迷之小短打
软到没边的醉酒智,惯例ooc
如果不犯拖延症之后可能会补肉……吧?
@灯理栗栗栗 宝贝我努力了呜呜呜憋打我要抱抱要亲亲






东京final结束后,五人在一家熟识的居酒屋喝了一场。

随着角落的空啤酒杯和清酒壶的堆积,话题从相互慰劳商量工作一类好像正经上班族同事的聊天开始越跑越偏,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店内已经没有多少客人了。


“樱井先生……你听我说啊樱井先生……”

“嗯嗯我听着,你说吧,尼桑。”

半个身子挂在他口中的樱井先生上的大野智抬头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好像是确认了被他缠着不放的人确实是樱井翔之后,又低下头fufufu软绵绵地笑了起来。

樱井翔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叹气了。

这个对话,在这半个小时之内至少重复了八次了。

他抬头,和对面松本 · 被相叶雅纪挂着脖子抱着哭后面还跟着一个扯着小尖嗓喊“你这家伙给我从J身上下来”的二宫监护人 · 润交换了一个心累的眼神。




在吧台内擦着酒盅的老板娘眼角带笑注视着在卡座里乱做一团的某国民偶像团体。

果然关系很好啊,岚。




“那我把这两个家伙送回去,”松本润用眼神示意了下一左一右挂在自己身上的一对竹马,“利达就拜托你了,翔君。”

“好的,那两个人就麻烦你了。”

樱井翔看了一眼挂着自己就开始昏昏欲睡的某利达,对松本润苦笑着说道。

“可是利达也真是花心啊~之前明明也是这样挂着我黏黏糊糊地叫我‘松本先生,松本先生’的。”

“欸……是吗。”

糟糕。

其实还清醒着只是想蹭掉一次打的费的二宫行长额角流下一滴冷汗。

他悄悄眯着眼看到被樱井翔拖着越走越远对自己的境遇还全然不知的大野智的背影。

祝你好运吧,利达。




樱井翔回到家后,先是把缠着自己的大野智给扒下来安顿在了沙发上,随后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冷白开。

不知道是因为突然的灯光刺激还是失去了攀依物,刚被放下没多久的大野智皱着眉头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还是没把眼睛揉开,只好闭着眼又叫了一句“樱井先生”,声音一转十八弯活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厨房里刚靠一杯凉白开冲了冲酒劲的樱井先生只能又走回沙发前,坐到大野智面前。

“怎么了?智君。”

大野智听到樱井翔的声音,才费力睁开眼,确认是樱井翔之后,松开了紧皱的眉头,向樱井翔伸出手,软绵绵地笑得像个孩子。

“翔酱,抱抱。”

在客厅偏黄的灯光下,鼓鼓的脸颊像是涂了蜂蜜的软面包,可口到不行。

樱井翔的心脏像是突然被巨大的糖块射中,随后被黏糊的糖浆包裹得一点缝隙都没留下似的,几十分钟前留下的一点小怒气踪影全无。

“真是狡猾啊,尼桑。”

他抱着大野智,红着脸在对方的耳根后小声嘀咕。





嘟嘟,前方堵车中。

评论 ( 6 )
热度 ( 61 )

© 嗜睡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