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睡症

快乐是第一生产力

【竹马】サクラ咲ケ

基本无差但是不敢打相二tag(迷……
惯例ooc,少女漫风格短打
别名 乘总武线有感(x





总武线,从四ツ谷到御茶ノ水这段路上,可以断断续续地看到窗外沿着河岸延展的满开的樱花。

一般来说,在这段路程上相叶雅纪的情绪都是格外高涨的。他的花粉症使得他在这段敏感的时间被强制性地减少出门的时间,特意去观赏樱花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樱花季的东京天气不算差。大多数时候都是半遮半掩的阳光,既没有闹人的飘雨也没有刺目的烈阳,伴着列车前进的前后摇摆,路边几乎没有受过瞩目也几乎没有遭遇修剪的樱花肆意生长出一种像擦肩跑过的女子高中生扬起的长发和裙摆一般的风景。

在路过这段的时候,相叶雅纪的随着樱花出现和消失起伏的情绪波动强烈到身边的人——大部分时候这个人都是二宫和也——都能轻易地感受到。

是少年的纯粹。






但是今天。

二宫和也侧过头看向坐在他旁边仰着头张着嘴睡得一脸傻样的相叶雅纪。

要不要叫他起来呢?

最近几天的排舞是有些辛苦。爱拔酱又是习惯性会比别人多付出一倍努力的人,累的不行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但是不叫他之后自己应该会被抱怨吧。

二宫和也看着相叶雅纪随着电车的运行而轻微摆动的鬓发思考。

最近鬓发和刘海都又长长了些,是应该去剪了,要不然又会被人说像女孩子哦,爱拔酱。

还是让他歇着吧。回去还要做功课,现在这么一小点的休息时间都把人叫醒有的太不道德了。

二宫和也像是确信了自己的选择,开始毫无负担地用视线来回勾勒相叶雅纪侧脸的线条。少年的身体已经渐渐抽条出成人的样子,身高在一群没差几岁的Jr.里也是遥遥领先,却依然还是孩子的面容。

这个人会长成什么样的大人呢。

车窗外的樱花被和花瓣一般柔软的轻风卷起,随着无人知晓的风的轨道落下。

二宫和也不会承认,他没叫醒相叶雅纪最主要的理由是让自己可以光明正大地看相叶雅纪一会儿。






太近了啦。

二宫和也本应该看向窗外的目线总是忍不出瞥向摇来晃去,最后终于安分地停留在自己左肩的脑袋。

从这个角度只能看见相叶雅纪因为花粉症而被纸巾蹂躏得泛红的鼻尖。

少年不自觉地抬起右手像恶作剧一般地轻轻捏了一下对方的鼻尖。

好软。

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只需要一秒,少年像触电似的收回手不自然地托着自己下巴,随后掩住半边脸颊。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相叶雅纪一眼,确定他的睡眠状态没有因为刚才自己的举动而受影响。

少年又把摇摆不定的眼神投向了窗外,红透地耳根像肩上的人泛红的鼻尖。

四月的少年心事,如樱花绽放。



评论
热度 ( 36 )

© 嗜睡症 | Powered by LOFTER